首页 夺妻 下章
第31章 再纷纷扬扬
 “妹妹学的真快,嗯…”金陵微微下蹲,更大地分开自己‮腿双‬,让润的花出来。“把我的水都喝下去,”金陵命令莲儿“一滴也不许漏,喝出声音来。”“嗯…”莲儿听话地张开嘴,舌头接着金陵下面的水,咕噜噜全给喝下去。小小舌头在花上滚动,金陵也得叫出来,忍不住又把莲儿的头按得更紧。

 “现在给姐姐里面去,”金陵继续教导她“好好地深一点。”莲儿立刻伸出舌头钻进小,顶着软弄,然后继续把水喝下去。

 “啊…”舌头正好撞在某处感上,金陵得高,立刻出大股,全在莲儿的脸上。莲儿连忙又把这些水喝掉,末了才着气离开金陵的私处。她得更厉害了。

 金陵捏起莲儿的下巴,低头俯视着她满是自己的嘴。“姐姐的水可好喝?”她问。莲儿咽了一下口水,那双黑黑眸里,是一种矛盾的,既单纯又的神色。

 “金陵姐姐…对莲儿好…”莲儿犹如喃喃自语“姐姐的水也好喝。”金陵一笑,又问:“那莲儿可喜欢姐姐?”莲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。

 “喜欢。”这般乖巧的莲儿倒是让金陵格外舒心,不由捏了捏她的下巴,笑道:“好了,莲儿起来扶好木马趴着吧,姐姐要你了。”

 “嗯…”一脸情的莲儿不顾腿软,赶紧起来转过身,扶住木马,然后自己翘起股,哒哒光溜溜的小花。金陵眼一热,先重重拍了一下莲儿的股。“啊…”多次被金陵调教,如今的莲儿哪还有初时的腼腆害羞,完全能放开地叫。

 “真是个妹妹,不过姐姐喜欢。”金陵一边说,一边摸着她的了一会儿,冷不防一鞭子,在她的股里。

 “啊!”莲儿痛呼出声,金陵却在这猛地掰开她的,手腕一番,将皮质的鞭柄进小。快和刺痛同时碰撞,莲儿登时又疼又,高声哭了出来。

 “不是要姐姐你吗?”金陵一边干她一边气道“现在被姐姐得舒服吗?”“啊…嗯啊…”莲儿被快冲击得要坏了,只能大声叫。金陵一只手操控鞭柄不客气地干着小她,另一只手将那玉柱贴在花上,摩擦着认真地润。

 差不多了,金陵便把鞭柄在小里,然后开始系红绸。突然没有,快高的莲儿被吊在半空,难受地扭动起来。“金陵姐姐…”

 她忍不住哀求,紧紧地夹紧股。“别急,妹妹,”金陵很快系好红绸,然后猛地把鞭子拔了出来。,金陵扶着玉柱进莲儿的小,扶住她的,快速地动起来。“啊…好…”

 莲儿地叫起来,摇摆合。“小真是极了,”金陵一边耸动干着软趴在木马背上的莲儿,一边出手打她的股“每天被我还这么紧。”

 “啊哈…金陵姐姐,啊,啊嗯…”莲儿被干得浑身酥软,不得不用肩膀抵着木马,双手死命抱住木马才能勉强维持平衡。

 小里已经是彻底地泥泞,金陵手扶玉柱一次次深深地捣入,每次都能让汁飞溅。“啊,啊…嗯啊…”莲儿呻着,金陵忽然微微弯,腾出一只手去捏莲儿垂吊的弄。

 同时部随即再一,退出的玉柱再度狠狠撞进莲儿的小。“啊…莲儿…要去了…”已到极致的莲儿瞬间高,金陵却并不松懈,继续狠她的小。彼此体碰撞的声音不绝,正自酣畅淋漓的两人都不知道,在那入口的牡丹屏风之后,有人在站着偷看。

 其实是误入,沉静姝下来之前是担心莲儿受委屈,谁知是她和金陵在…本该非礼勿视,但就在沉静姝准备悄悄撤走时,忽然看到莲儿跪在地上金陵。

 金陵发出愉悦的声音,躲着偷窥的沉静姝瞪大眼睛,不知怎的想起了思不归。若是自己也…这般弄她,她会不会高兴?这么想着,腿儿处居然就有些燥热,感觉好像渗了

 不敢再看下去,沉静姝急忙往外面走。待出了冰窖,庭院里清新的花香总算让沉静姝冷静了一些,不由摸了摸口。

 才从那情旎的冰窖中身,沉静姝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。自然只能是思不归,沉静姝忙出声应答,随即便瞧见思不归从假山后面穿出来。

 “卿卿?”一时不见如隔三秋,思不归疾步走到沉静姝身边,先将人一把揽进怀里,亲吻她的额头。

 沉静姝本就有些情动,如此被她一碰,居然感觉身体有些渴望。也许这就是…心后的结果?“不归,”沉静姝羞窘不已,忍不住推了她几下“你别…”

 话音未落又被吻住。思不归照例喜欢把小舌伸进沉静姝的嘴里勾挑绵,两只手则捏着她的弄。

 才看过一场戏,沉静姝很快被她弄得软了身,只能软绵绵地被思不归亲吻。美人在怀,思不归亦是难忍急躁,遂把没包着布条的左手伸进亵,包住沉静姝的美慢慢起来。

 “啊…”沉静姝软得更厉害了,思不归发现她比往常还要感,便将手指顺着股往里探了探。自然是的。“卿卿怎的得如此快?”思不归指尖抹着,逐渐往那小口处探“如此小水,莫不是想被我了?”

 沉静姝脸皮薄,哪里好意思说是因为刚刚看到莲儿与金陵忘情合,被影响的身。“唔…我不知道,”沉静姝如此推着,发软的身子不紧靠住思不归,两手紧紧抓住思不归的衣袍“不归,我们…”

 她夹紧腿,本想说回房,可思不归竟就这么挤开,从后面将手指进了小滑顿时包裹着手指,思不归一边欢喜地慢慢手指,一边去咬她的耳垂。“卿卿可喜欢野合?”

 “嗯…”沉静姝自然懂这野合是什么意思,可思不归这话问的…她有什么拒绝的余地吗?紧致的小十分感,即便只是一手指,身下也已经被思不归漉漉的。

 “嗯…”沉静姝埋首思不归怀里,不自觉地随着她的而呻沉醉。思不归感觉到怀中人的变化,却并不给她高,随便又了几下后便退了出来。“卿卿可真贪心,”思不归角弯弯,故意逗沉静姝“小足了?”“…”分明是使坏吊着她,沉静姝心中暗道这登徒子果然没个正经。脯起伏着微微气,沉静姝娇嗔地瞪了思不归一眼,咬了咬,很有骨气地松了手。才不要理这登徒子!沉静姝捏紧手心,也不顾腿间还软麻着就要转身离开。

 “哎,哎,卿卿…”思不归见沉静姝竟是要拂袖而去,忙一把勾住她,亲着她的耳垂哄她:“别嘛,卿卿,我不是故意不你…我是还有惊喜给你。”说完也不顾自己的内伤尚未痊愈,直接把沉静姝抱起来,运起轻功就往桃花阵里赶。

 十几个起落便到了温池山庄外围的桃花阵。这里本也是桃花园,只是在栽种时按着八卦分和之术布置,桃林长成之后,自然形成一处不易破解的桃花阵。

 思不归熟悉阵法,默念口诀在茂盛绚烂的桃林间穿梭,不久便入了阵眼。这里有一座小小的望亭,是用后山的青竹所搭,造型很是雅致。思不归直接落在望亭的天台之上,然后轻轻地放下沉静姝。

 内息稍有些,但思不归顾不上调整便推着沉静姝进入竹檐下,站到最前面,正对北方。懵懵懂懂的沉静姝,正想问思不归要干什么,突然看见前头远远地升起一片光亮。

 夜正浓,天上繁星点点,地上桃花灼灼,绵延数十里的桃林尽头,温池山庄之外,隐约可见的那灯火通明的城。

 此刻,城上空正遥遥升起许多孔明灯。好像一夜之间,全城的人都跑出来放孔明灯,一盏盏明灯缓缓升上夜空,很快汇聚成一条暖的光带,向着温池山庄蔓延舒展。

 如星河般璀璨,沉静姝不由看呆了,仰着头望着那一条美不胜收的光带,轻声发出赞叹。思不归眸中笑意深深,在旁一直认真地注视着沉静姝,将她脸上逐渐出愉悦欢喜的神情,自己亦感甜蜜。

 思不归方得了沉静姝的芳心,老早便让老九带几个兄弟去城,找了十几个专门粘纸做花灯的匠工,赶了百来只花灯,雇了些娘子,约定某时某刻在城一起放灯。

 如今的效果很是不错,思不归很是自得,觉得这银钱没白花。片刻,瞧沉静姝看得开心,思不归忽然心念一动,运起功法跃下望楼,落在满是花瓣铺洒的地上。

 “不归?”沉静姝突然见思不归飞出望楼,心脏一下提到嗓子眼,怕她又不小心牵动伤口。“你小心点,”沉静姝眉头紧锁,一边唤她一边就提着裙摆急急跑下望楼“你还有伤,现在不可以动的。”

 “没关系,我有分寸的,”思不归冲沉静姝展出一个灿烂的笑容“卿卿,你看好了!”思不归一袭白衣,墨发随意披散在身后,随风轻轻飘动。她柔柔地望着沉静姝,缓缓运气凝于双掌。

 突然,她左手上举,右手下,双臂灵活地摆动画圈,打出太极生两仪的招式。随着她动作,沉静姝惊讶地看到思不归周围落着的桃花慢慢升起,像是被吸引一样。

 思不归不紧不慢地打出招式,双手逐渐平举,运气于外带起许多花瓣。平心静气,思不归忽然原地施展一个扫堂腿,接着晃开身形,双手配合翻动,如风吹柳絮,柔和地出掌。

 桃花瓣聚集在思不归左右,沉静姝望着她纤细如柳的身形,在盛开的桃花林里左右闪动,突然就想到那著名的《洛神赋》。

 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松。目光追随着那道白色飘逸的身影,沉静姝大约没想过自己有朝一也会如此欣赏和喜欢一个人,而且还是个女子。

 思不归踩着凌波微步的步法,轻盈地在桃花林中左右穿梭,衣带飘风卷起丛丛缤纷的落花,逐渐聚在掌心。

 花瓣越来越多,被她的掌力附着旋飞,思不归轻点足尖跃到沉静姝面前,双掌收回再往斜上方一推,将两团落花用掌力推向半空。花团失去掌力吸引,在半空全部散开,再纷纷扬扬,飘飘洒洒地跌落。  m.tThh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