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61章 长公主摄政
 “嗯?”身子感的沉静姝夹了夹,小菊缩动。菊口已经被出的汪汪浸润,李衿慢慢地搔着褶皱,想着干沉静姝的后菊,把沉静姝全满占满的样子。一定很销魂。不过,先要做好准备才是。女子的后庭也是一处娇,但不能贪玩,李衿从前在府里用那些玩宠试过,将一男一女都下了媚药,有男宠只许

 场面,不过药下得猛,后来,男的,女的被的失,再没有恢复过。后来李衿听平康坊的老鸨说,有些娘子天生喜欢后些,但这处不比前头,即便是爱弄,也不可过度大,否则便恢复不了。

 神女院里有的是爱好独特的客,过于大的男而入,费过好些倌人。李衿所以才找老鸨要了特殊的方子,加以改善,做了玉庭膏,专事调教。

 打开小玉罐,里面是白色的膏体,李衿之前也给沉静姝用过。她用紫毫蘸了一些,刷到小菊处。仔细抹了厚厚一层,沉静姝呻着抖动,李衿又点住据,将沾了玉庭膏的紫毫入一些,用以润滑保养小菊。

 “啊,衿儿你…”后庭就这么被入,沉静姝紧张地紧绷,感觉那里有些奇怪的感觉。毫搔着菊口,的,毫尖戳着里头,又有点刺感,真叫人煎熬。李衿把紫毫出来,又裹蘸了一些玉庭膏,再重新弄进后庭里头。毫尖戳到肠壁,沉静姝“啊”的一声,缩紧了小菊,把笔夹住了。

 “真会夹。”李衿气地说着,扬手在沉静姝上拍了一下“别那么紧,放松。”震动波及,沉静姝又极媚的叫了出来。李衿趁机转动笔杆均匀地涂抹,随即便把紫毫拔了出来,重新归位,毫入水,笔杆搭着笔山。重新取了白毫,李衿就着清水,直接点上沉静姝的锁骨。

 “刚才的卿卿记清楚了吗?”她笑着,手腕运笔缓缓蜿蜒描画,沉静姝漂亮的锁骨处即留下一串迹。酥得沉静姝打颤,李衿不急不缓,径直将白毫运滑至她的

 “卿卿猜猜,我写了什么字,嗯?”一面调笑,一面将白毫顿在硬起的珠附近,再粉红的晕上缓缓打转。

 “呃…”本就感的身子,哪还顾得上别的,李衿时快时慢,偶尔用鼻尖搔弄珠。白毫质感最软,搔起的也最深,沉静姝情不自地随着李衿的动作息,起双

 “衿儿,好…”儿被弄得酥麻,尖酸,沉静姝忍不住想用手抓一抓,却被李衿阻住。“沈姐姐想我?”“唔…”被抓住手腕的沉静姝不耐地扭摆,却忘了自己的腿还被吊着。

 “衿儿…”她不行了,求道:“你帮我一下啊…”李衿微微一笑,将笔横着放到沉静姝边,道:“含着。”

 沉静姝很乖地含住,李衿这才罩住她的两团按摩起来。“嗯…”缓解了酥,沉静姝整个人都松懈了,舒服地呻。李衿瞧着她舒服,突然气的一勾角,突然用指夹住硬硬的珠,猛地往上一提!“唔!”珠微疼,可是感一样剧烈,沉静姝张嘴叫,白毫自她齿间落了下来。两只儿被得红肿,尖遭反复夹扯,又硬又感。李衿用手指且轻轻勾刮珠,欣赏沉静姝情泛滥的俏容。

 真是美得不可方物,勾魂。视线在她雪白透粉的体滑走,李衿又另持了一支白毫,在玉盏边轻扫几下,沥去一些水。毫柔软细腻,李衿将它搁到沉静姝腿间,左手分开瓣,将白毫探进去。

 “啊…”兔扫到了紧致的口,沉静姝不又兴奋起来,缓下去的息重新加重。李衿暗笑,动作却仍不急不缓,像要蘸墨作画书写一般,将笔伸在口,点上。毫尖拂过口,沉静姝得一酥,瓣跟着缩动,灼热的小嘴儿咕咕吐水,不已。

 “衿儿…”身体被拨得燥热,置身火烤似的,沉静姝扭动肢,意逃脱,又似合。圆润的脚趾蜷缩起来,沉静姝婉转呻,觉得那处被弄得既难受又舒服,矛盾极了。

 “啊嗯…”抖颤的白,又软软倒下,沉静姝绷起脊背,中一片。好想衿儿进去!突然羞地冒出这么个念头,带来的是更加的火焚身,沉静姝不由动起,竟合。

 李衿终于将白毫蘸裹足了,挥手运腕,点住沉静姝的锁骨,在她身上书写起来。笔画似乎很复杂,白毫游走转折,数度扫过尖,将那红肿的小豆涂上一抹亮泽。

 “嗯…”沉静姝被她弄得不行了,白毫随着运力而轻重缓急不同,所过之地,一阵又一波,或或麻。火已被到极致,李衿方才笑道:“沈姐姐可想要了?”

 “唔…”羞人之语如何说得出口,沉静姝憋红脸支支吾吾,李衿一挥,白毫扫过小腹,在充血的花核上按动。毫亲密地裹着小核,千丝万缕散动轻舞,纤毫刺着柔的表皮,快震颤。

 “哈啊…”,非常,因此更想被暴地弄止,可李衿偏不,又将白毫刷向。快速地抖动笔杆,毫便扫着部数十刷,眼见那嘴儿吐不止,李衿忽然一分花,将白毫进了口。

 “啊…”沉静姝一叫,下面紧紧地夹住。李衿把白毫往上稍顶着内壁,先转上一圈,再扫着内壁勾出来。“咕滋…”媚肆意淌,沉静姝极地咬住,呜咽着迷茫地望向李衿,媚意无限。

 李衿喉咙动了动,却硬生生忍住翻涌的情。她把红绸解开,放下沉静姝的‮腿双‬,又若无其事地把白毫搁到笔山上。“好了,”李衿促狭地朝沉静姝眨了眨眼睛“沈姐姐不是要惩罚我吗?刚刚的可学会了?”

 “…”突然刹车,沉静姝光瞧李衿那略带得意上扬的角,就知道她玩自己!难免羞恼,沉静姝有“骨气”地翻身坐起来,狠狠剜一眼李衿,又背过身不理她了。“卿卿?”李衿愣了一下,急忙凑过去,下巴搁在沉静姝的肩上,耍起赖皮。

 “沈姐姐怎么又生气了?”左一下右一下的蹭她,沉静姝都给气笑了。但这次绝不可姑息养,趁李衿撒娇,沉静姝忽然一扭身,将她扑倒在锦被上。一只手迅速摸到李衿的处,盖住爱抚,两纤指夹住软的蕊珠,有样学样地

 “嗯?”李衿岂料沉静姝这么主动,吃惊之余更是得颤颤,赶紧分开腿求。“说,”沉静姝一昂下巴“衿儿要我弄你。”这次可有些大家闺秀的气势了,李衿笑笑,撑着手臂坐起来。

 “沈姐姐想我了?”习惯性地一挑眉,李衿缓缓靠近满脸通红的沉静姝,朝她的嘴吹了口气。“你,你别…那么近。”吐气如兰,沉静姝顿时不自在了,偏了头躲避对方调戏的视线,羞道:“你,你躺着。”

 到底还是喜欢害羞,李衿轻笑一声,右手依然撑着身子,左手则伸到腿间,摸上沉静姝的手腕,一丝一丝地覆住她的手背。“卿卿别害羞,”她蹭着沉静姝的耳垂,低沉地,一字一句地惑:“沈姐姐,好好惩罚衿儿可好?”

 ***巳时三刻,长安,右相府邸。白秋水提着一盏烛灯,自侧门入了偏院。这里是一进小院,不过因为偏僻,疏于打理,故而杂草丛生,小堂屋门窗破损,梁上爬了青黑的霉菌,甚为荒凉。

 此时入内,甚至让人有些发怵。但白秋水是习惯了的,她漂泊江湖,靠刺杀为生,见惯刀剑冷光,多少黑夜与百鬼同行,早锻炼得胆过人,绝非常人可比。

 “咔呲”脚下踩中的枯叶发出呻,白秋水面寒如水,穿过荒芜的小院,迈上两级台阶。屋里一片漆黑,白秋水缓缓推开门,老旧门轴如骨裂,咔咔的声音刺耳幽长,在夜里格外诡异,听之令人骨悚然。白秋水迈过门槛,走到屋子中间,将烛灯的三条勾链去了,放在一边。

 她盘腿坐下,面朝被绳捆绑双手双脚,黑布蒙眼的女子。距离三步之遥,烛光能够清楚地照出女子的面容。

 半老徐娘(古代女子三十),于女子而言是芳华已去,但肌肤却仍白皙紧致,似二八少女,丝毫看不出被岁月蚀刻的痕迹。她的双颊稍泛着酡红,一派漾的模样。

 “你是谁的人?”白秋水双手盖在膝上,垂眸冷冷盯着女刺客。女刺客被点了道,关入此处之后,白秋水又用银针蘸了软骨散,次入她的大

 如今即便不用绳子绑缚,她也没有半分力气反抗,浑身瘫软。瞧不见眼前事物,女刺客竭力动了动脖子,异想天开地想要把黑布弄开。白秋水认她有气无力地扭动,末了又问:“你是谁的人?”

 一模一样的问题,只是声音更加低沉。寒意如吐信的毒蛇,仿佛正钻进衣服沿着脊椎攀爬,女刺客莫名一抖。

 “你是谁的人?”白秋水第三次问这个问题。女刺客额上渗了汗珠,却仍是沉默。一阵穿堂风过,两个都做过刺客的人,在这间破旧的屋子里,无声对峙。

 烛火瑟瑟发抖,地上的影子颤颤闪烁,火苗扭曲舞动,最后噗的一声灭了。突如其来的漆黑浓雾笼罩而来,白秋水却眼皮都没有眨一下,不动如山。那双眸也如也一般漆黑。

 “我听说练就媚术之人,,且时常需要男子灌宫滋补。”女刺客并无反应,似老僧入定。

 “媚术全靠养在宫内的蛊虫维持,如今你的两条虫都已死绝,可仍在,若我一找来数百男子与你合,你会怎样?”

 无论如何,女子的处也绝受不住一与数百的男子合,持久,媚术者越合越畅快,但身体断断承受不住,最终会被直接烂而亡。血腥凄凉的下场,女刺客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“你是谁的人?”“豫,豫王…”子时二刻,右相府邸,书房。白秋水端着木托盘,走到门外,抬手敲了敲门。

 “进来。”苏钰正在案前写一封回书,抬头见是白秋水,顿感松畅,不会心而笑。白秋水掩上门,过去将托盘放到苏钰案前,将那碗莲子汤羹端给她。中书省掌侍奉进奏,参议表章,四方奏章皆要经此,整理做出初步批阅之后,方才呈报圣人。如今圣人年幼,长公主摄政,每摘出的奏折,需捡要紧急件飞马报送。  M.tTHh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