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76章 佛音深远
 这些年,谁还记得他也是嫡系的李氏皇族,是太宗的亲子孙。也唯是李衿,无论何时,见了他总愿意称一声“堂兄”待之亲厚,封他为成王。

 “听闻殿下今未时才回长安,夤夜来此,千里真是不深惶恐。”李千里说好听了是避着那些求他为李典求情的人,说难听了就是偷偷赖在右相府,不想多掺和政事。

 李衿对他的战战兢兢非常清楚,却先不点破,一笑而过,请他与自己同上坐席。“我来此寻堂兄,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 “殿下,”李千里再拜又三,语气更加恭顺“千里位卑人鄙,岂可让殿下有求之?”说着又要叩首,李衿只好又扶了他“堂兄如此,我看真的不敢再说了。”这番“威压”着,成王才止住叩首,小心翼翼地与李衿共坐。

 “不知殿下要千里所办何事?”李衿笑笑“我听闻堂兄,与我三哥的长子,义兴郡王李重俊有些往来?”“呃…”李千里又紧张起来,李衿看在眼里,又安抚道:“堂兄不要多想,是我所需堂兄相助之处就在于此。”

 “没,没有多想,”李千里忙道“殿下多虑了,多虑了。”就差没擦一把额头的汗,李衿看着,心中不免失笑,想:成王这表现,算是母亲昔日威严过重,留了后怕,于是见我也联想到母亲,所以这般如履薄冰。她看破不说破,成王自个儿斟酌一阵“殿下,某与义兴郡王,确实有些情。”

 他观李衿神色并无苛责之状,方才叹了口气“殿下晓得的,那孩子与…有些嫌隙,心中苦闷,自然多去酒肆饮酒消愁。”

 “常乐坊的客来酒肆,有一味错认水醇厚清雅,素有盛名,故某常去饮上几杯,几次在二楼碰上他,觉得有缘,就一起饮酒,论前人诗词。”

 “原是这样,”李衿点头,又笑道:“那正好,堂兄可这般。”***李衿披好斗篷,出来时正好看见苏钰站在走廊下,提了一盏昏暗的宫灯。

 两人眼神汇,心照不宣,李衿走上前与苏钰同行,一道出了院子。苏钰安排过,故而路上都不曾遇见人,等到进了东厅,两人才在院中站住。

 “你跟成王谈妥了?”苏钰不似别臣,毕竟是前驸马,当初受过李衿不少掩护,跟她自然亲近,没有很拘束。“谈妥是谈妥,”李衿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“你这么快的么?”“什么快啊?”

 苏钰没反应过来“你不是说三刻就…”陡然一顿,苏钰收到李衿那意味深长的眼神,猛地醒悟过来!“谁快了?!”脸不微红,苏钰咬牙:“我刚刚没做!”

 “哦…”李衿恍然大悟似的,又负手身后,用略带戏谑的目光挑了苏钰一眼“我又没说你做什么,驸马你紧张什么?”

 “谁是你驸马,我们都合离了,”苏钰忙朝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“你给我小声点!”李衿含笑不语,心情十分舒畅…反正她家卿卿好哄,苏钰家的那位就不一定了。两人互相玩笑一阵,末了,苏钰又正道:“成王…可信么?”

 “总归是李姓,成王与别人不同,他是直系,而且…”李衿高深莫测地勾了勾角“能在我母亲手下明哲保身的人,你觉得呢?”能够在武皇对宗室的严密监视之下存活,绝对是个极为审时度势之人。

 李鸣做了皇帝,是名正言顺的嫡系。而李衿手握公主十卫,朝廷中除去长公主一,不少纯臣也是认可她的执政能力的。

 别看成王外软,其实子十分谨慎,否则也活不到现在。他右金吾卫将军的职衔虽有兵,可仅仅是南衙十六卫的一卫,何况还有李衿亲兵在京。

 所以无论可信与不信,成王还想活,只有效忠李衿这一条路。苏钰无言,顿了顿,突然问:“其实我一直很好奇,你当初…到底怎么让武皇释嫌的?”

 万岁通天二年,来俊臣诬告武氏诸王,安定公主,太平公主以及庐陵王和相王,言他们揪结南北衙卫帅谋反。

 当时首先被召进宫内的就是李衿。观风殿一如既往的安宁,可仿佛暗涌动,气氛无形之中已变得异常凝重,犹如冷铁。殿内并无他人,武皇端坐御座,垂眸望着底下跪伏的李衿,只说了一句话。

 “安定,以后随母亲姓可好?”轻描淡写,可李衿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跳紊乱了。许久,李衿终于抬起头“我姓李,可也是母亲的孩儿。”殿内死寂,武皇盯着她凝视了很长时间,最后诏令:长公主不逊,罚闭门思过十

 随后,武氏诸王与太平公主,当时改名为武旦的相王共同揭发来俊臣,当庭涕泪呼冤。六月,来俊臣伏诛,百姓争相踏尸愤。沈府。一抹黑影趁着夜,飞檐走壁,身姿矫捷的跳进了中堂后面的院子。东别院就是沉静姝的闺房,李衿猫着,极快地溜过走廊,径直进了寝堂。

 屋内安静而昏暗,借着微弱的月光,可以看见一具美体侧卧帘帐,酣然入睡。李衿的心跳一下就快了起来,她不咽了咽口水,走到边,起了帘帐。

 佳人出恬美的睡容,沉静姝呼吸清浅,嘴角似含着一点点笑意。大约是在做美梦?忍不住伸手轻轻拂了拂沉静姝微红的脸,李衿温柔地注视着她,感觉无比的足。她捧在心尖儿上的人…“嗯…”睡梦里的沉静姝突然哼唧,然后翻了个身,仰面朝上,酥。“衿儿…”习惯性地呢喃,李衿指尖猛地一颤,四肢百骸都起一股酥麻的意。

 “咕噜…”她似乎听见自己咽唾沫的声音。真是受不住了,李衿顺路过来不能逗留太久,原本准备瞧一眼沉静姝就走的,现在却钉在地上似的走不动了。

 摸一摸不打紧吧,也不耽误。念一松,李衿左手把锦被提起一点,右手悄悄伸了进去,缓慢地游走。先隔着衣服摸到那对美,李衿没敢太用力,只是轻轻地弄,绕着衣料下的小凸起打转。

 真是好软…可惜不能好好蹂躏,李衿略感遗憾,但随后就把手继续往下伸。她最爱的还是那处。亵并不紧,手居然顺利的钻了进去,李衿心里狂喜,这样“偷香”真是别有快

 “嗯…”沉静姝忽然又动了动,李衿马上停住动作,指尖触着小腹,距离那销魂地一尺之遥。

 过了这些时又长了小茬出来,手指摸着有点刺刺的感觉。不过仍然有一番趣味,李衿用指腹磨了磨,欢喜地感受那指腹刺的酥麻。

 玩着,她又看了看沉静姝,未有醒来的迹象,倒是她好像梦见了什么,‮腿双‬竟然微微分开了。好极了!李衿趁机一摸,中指擦着蕊珠覆上熟悉的的小居然带着意。再看沉静姝抹着淡淡红晕的脸,李衿不由猜测:莫非她做了梦?

 不管怎样,李衿是忍不住了,指尖滑了滑,找到那合着的小花,一用力,慢慢地了进去。

 “唔…”花被挤开,李衿中指进紧致的里,被含着,的很暖。沉静姝发出一声嘤咛,李衿更是火难耐,忍不住就浅浅的起来。她不想吵醒沉静姝,而沉静姝今才到家中,身子也是疲乏,居然就没立刻醒过来。

 “嗯哼…”口被磨着,一个指节进出,沉静姝双颊渐渐烧起绯红,一点点多了起来。都能听见“噗”的冒水声,李衿干咳地动了动喉咙,中指一探,进了深处。

 整手指都被裹住了,李衿都能想象到水被着溢出来的情景。这,真是销魂极了!“啊…”侵入感叫沉静姝惊醒过来,她猛地睁开眼,可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李衿亲住了嘴。“唔?”熟悉的柔软和清香,沉静姝脑子一浆糊:衿儿?小舌被住,李衿狂野地搅弄着,咽沉静姝渡过来的津,然后手指就干起她的来。

 一下两下…深深地弄十来下,得紧了,李衿才弯起一点指头,用带着薄茧的指腹刮了刮内壁。舌头不忘品尝沉静姝,李衿忽然又把手指拔出来,就着把润涂抹她的蕊珠。

 “呜…”沉静姝身子发颤,里紧绷着还没缓解,小核就被李衿按住狂抖!酥麻着小出来,沉静姝息未定,李衿结束这吻,迅速在她脸上啄了一下。

 沉静姝又羞又气,深夜被李衿醒,正待打这个胚子,李衿突然就闪身跑了!帘帐拂动,房间里安静如常,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,只是销魂的梦。

 沉静姝都怔住了,过了一会儿才傻傻地摸了一下腿间…热热,小核都起着!隐隐浮动的暗香是最熟悉的气息,沉静姝顿时咬牙切齿:“啊!李衿你这个采花贼!”可骂归骂,李衿早溜得没影,而自己娇的小也被她暗中的了。

 都在微微鼓动,沉静姝脸红到耳,臊得恨不得钻地。又暗暗骂了声“采花贼”随后呀的一声,沉静姝整个钻进被窝里,捏着被角羞得要晕了。

 也幸好是她今天困着,没骂几声就睡了过去,不然李衿今夜的嚏怕是要停不下来了。翌却醒得早。里依然有些,沉静姝唤来侍女做了洗漱,悄悄让人打了水,自己拿软巾清了一下。免不了又要红着脸“骂”李衿几句,于是寝殿里安睡的李衿顺利打了一个打嚏。

 时辰尚早,沉静姝再睡不着,索换了衣服,取了帷帽,带上两个贴身的壮妇出门去了。坊门未开,但坊内的小店早已热热闹闹,十字街两侧,卖蒸食的铺子阵阵白气,烤制的胡饼刚刚出炉,还有起锅烧水下汤饺的。沉静姝择了家人少些的店子,买了几个蒸饼和几碗素羹汤,搭了些腌渍咸菜,让跟着自己出来的壮妇一道用食。

 她待下素来不摆什么架子,两个壮妇再三推辞,最后才恭恭敬敬地坐下,用了早食。稍待二刻,且听外头鼓声雷雷,城门郎高喝报时,自南向北,自东向西,安化门,起夏门,明德门等十二道大门依次齐开,宣布夜终止。

 皇城的朱雀门,含光门等再按次开放,大相国寺九撞钟,佛音深远,响彻云霄。各坊门也随后开放,沉静姝出店来,只见人涌动,十字街上多得是骑马出坊的官员。  m.TThH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