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91章 指头勾起
 她与张婷本也是旧识,很快有人来领,直接去了娘子居住的那进院子。“沉姐姐,”张婷出来相“真是好久不见。”态度殷勤,沉静姝矜持的一笑,道:“我来看看妹妹,也顺道有事请教。”

 张婷的笑容里似乎有瞬间的迟疑,不过很快掩饰过去,引沉静姝入房。下人奉上香茶后,张婷即令他们都退下。“沉姐姐,”她看向沉静姝,眼睛里出歉意和叹息之“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。”“…”言有意也无意,沉静姝心中计较,喝了口茶。“看来你确实知情,”她也看向张婷,目光炯炯“那随我前往芙蓉园的张婷,不是你吧。”

 “是。”张婷竟未否认,沉静姝微微一挑眉,放下茶盏,问她:“那个人在哪里?”养伤这些天,沉静姝时常为噩梦所扰,也随之对那天的事情想了许多。忽然有一天,张鹤说起习武之人对敌的反应,总是循序渐进,要久了才能融会贯通,来人出招,自己凭身体的本能做出反应。

 沉静姝初时未觉有什么,后来突然想起来,那在芙蓉园,自己的反应。习武时如此短,都还没学习如何出招制敌,那天以金钗里的薄刃对敌,完全是虚张声势。

 安乐郡主扑来时很突然,自己根本没反应过来,可握刀的手已经刺了出去,角度还奇准。怎么想都是有蹊跷,沉静姝便想起当时刚好站在自己右边的张婷。如今得到了证实,可张婷也就言尽于此。二人皆是沉默。片刻,沉静姝忽然说:“妹妹,我近听说,张公和刑部的李侍郎似乎有些…”

 点到为止,张婷听了却脸色一变。李林甫何等之人,一个小纰漏都可能被他放大,成为打击政敌的把柄。

 沉静姝分明就是威胁,张婷暗自咬了一下嘴,终于苦笑起来。“我也听闻姐姐和长公主走得近,”她道“原来也不是我想的空来风。”

 沉静姝一愣,继而想:我什么时候也跟衿儿一样…会威胁别人了?果真在一起的人会互相影响么,沉静姝心里叹了一声,态度缓和下来。“妹妹不必担心,我不会告诉她的,”沉静姝语气诚恳“只是我因此事连噩梦,实在太累了。”

 张婷神色复杂,过了片刻,起身对沉静姝一拜,道:“还请姐姐宽我几,到时我会与姐姐说清楚的。”

 “…”算是谈妥吧,沉静姝也没她,随即告辞。出了门正往右边那头走,沉静姝还在心里计较着,突然感到被人从后抱住。她一惊,想呼救却突然被点了哑。身后这人似乎有备无患,又点了几处,把不能动的沉静姝扛起来,一跃上了近处的房顶。

 几个起落便到了一处热闹地方,沉静姝又怒又羞,奈何没法动弹,只能被这人带进一个房里。脂香粉动,耳边隐有语,似乎是那京城子寻作乐的销魂窟!

 沉静姝一阵羞,也却被那神秘人放下,帷帽也被去了,直接在窗边。外头院里竟有浑身光的男女在合!“啊…郎君,再猛些啊,干死我…”

 “呃,嗯…”一派荒诞靡之,沉静姝心中大急,衣裳却被身后那人给了!雪白的肌肤一阵凉意,知道那人要干什么,挣扎不得的沉静姝立马落了泪下来。

 可并不能阻止身后那人的侵犯,她将手伸进了肚兜,两只即刻被握住,捏按摩。头被指头拨来拨去捏着,竟然立起来,一阵身不由己地颤栗。

 “…”真是莫大的侮辱,沉静姝绝望地闭上眼睛,随即感到自己的亵被扒了下来。玉白生生的袒得夹紧,可于那人并无什么阻碍,她直接将一手指从后伸入。一下摸到花,她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,立刻叫花处火热热瘙起来。

 更有种滑腻感,那的手指前面蹭动,模仿着出的动作。整个花都被磨来碾去,手指抹匀了润滑的香膏,往后稍稍一缩,顶住口,往上一

 被进去了,沉静姝眼泪直掉,恨不得咬舌自尽。可身体丝毫不能动弹,倒是耳边被吹了一口气。“沉姐姐,可想衿儿了?”

 “…”李衿太久没有见沉静姝,此刻拥人在怀,于是情格外地猛烈。烧得她兴奋异常,沉静姝被她点了不能动,只能任她为所为,这征服的侵犯感越叫李衿如饥似渴,火中烧。

 她安排的这间房,正是平康坊里最有名的神女院香居,平素专侍京中权贵,许多喜欢野合的,昼夜在院中媾,餍足戏。

 李衿并未察觉沉静姝哭泣流泪,此番将她在窗前,手指依旧在她那里捣弄。今率百官出城,来找沉静姝也是忙里偷闲,兴起就想了这一出强入的戏码。不过怕沉静姝难受,李衿特地给她抹了些润滑助兴的香膏,让那处小

 “噗…”手指往上一顶,从那细滑腻的家深深进去,指碰到长出一小截,刺刺绒绒的小茬,有点点发

 “儿真紧,”李衿一手着沉静姝,一手从她腋下绕过去,握住她的一个香,用力捏。那只像玩物一样被肆意把弄,渐渐布了情的红晕,晕中间的点儿娇俏地起来。

 “…”该死的登徒子!发不出声音,沉静姝只能在心里暗骂,越骂越是气,因为那声“沉姐姐”而止住的眼泪,又伴着委屈了下来。

 窗户大开,外面遮了一层轻纱,可院中合的男女依然一览无余。沉静姝被得紧,鼻尖甚至触到了那层有等于无的薄纱。眼睁睁看着下头的之景不说,衣襟更是被李衿扒得敞开,雪几乎窗而立。

 谁要是不小心抬个头,多半就要就要把她的私密看光了,沉静姝只觉要羞愤而亡,眼泪更是委屈得往下掉。

 可李衿正在兴奋,哪里留意怀里的佳人被她气得哭了,只管她的小心含着指头,香膏起了作用,甬道里滑倍增,沉静姝‮腿双‬夹得紧,连带那也紧致。

 “衿儿好喜欢沉姐姐的紧呢…”李衿将手指一点点往外离,指腹细致地摩过那美妙的壁,抠出咕嗞的轻响。

 退出最后一个指节,热烫的便挤合在一处,将那口遮掩住,像是含羞包蕊的花瓣。指尖牵扯出滑腻的丝,李衿手一翻,再把指头触到那热微凸的瓣上,细细抚摸。

 “沉姐姐,被衿儿得可?”李衿既是有意“侵犯”也不在乎沉静姝出不出声,只张嘴在她雪的肩上轻轻咬了一下。又用含吻她的耳垂,捏着香的手又一握“姐姐看那院中,可有兴致?”偌大的庭院,假山水,也算景致幽雅,只是那其中上演的戏码,不太相称。

 只见那浅浅的池中,一女子双手打开,抠着池子边沿,一郎君立在她前方,双手捞着她的膝盖弯,腹撞击女子的处。

 沉静姝羞愧地赶紧闭眼,可语总是避不掉,源源不断往耳朵里钻。真是…孟的登徒子!依然狠狠暗骂李衿,可身子早已酥软了,原本以为遭了强人侵犯的屈辱也随着李衿的声音而尽数化解。

 心防既塌,自然也就感起来。也不晓得处又被李衿涂抹了什么,始终热乎乎滑腻腻,好想堵了什么东西。

 紧巴巴夹挤在一起,徐徐滴出花,沉静姝浑身都酥了,里渐渐。先是一处,在是一小片,最后扩展到里头最深的壁上,此起彼伏地折磨着人。

 偏生动弹不得,连颤栗也无法,那股愈演愈烈的更是抓肝挠肺,如百虫噬咬!缓又不能缓,解又不得解,沉静姝几乎要被渴求烧得昏过去了,双眸逐渐离。

 好想,想被弄一弄…狠狠抠,把里里外外的瘙都好好地止住!身体火一般的炙热,连带着双起来,头微微发疼,也希望着被狠狠蹂躏。

 矜持的才女到底在长公主的手下调教成了会沉溺爱的尤物…李衿爱惨了沉静姝这只对自己感的身子!“想被本宫狠狠干了吧。”李衿中指抵住,缓慢地进去“夹得好紧,水又多,我的才女,你可真是太感了。”

 浅浅做了一下,沉静姝便得差点要去了,飘飘仙,离得都要醉了。好舒服…手指,再重些,深些…都忘了再骂李衿,只想她能为自己缓解瘙的手指能够重重的干小

 李衿看折磨得差不多了,也该让沉静姝好好来,免得憋坏了。“咕…”中指深深内,壁挤着裹,李衿缓缓送,深进深出,又在口一转。

 “卿卿你太紧了,我先给你松一些。”说着又把手指一探,干进深处,又准又重地抠弄几下糙之处。

 道立时弓起,李衿知道戳到她感了,一拔,再并起双指一下到底。指瞬间被,李衿两指头旋转着,只把内的软通通抠挖一遍。

 沉静姝不能发声,可里是越收越紧,烫热的附着手指,滋滋有味。她的经脉都在颤抖一般,李衿忽然干得快起来,深入浅出,捣得那处直翻!

 唔…瞬间就干了几十道被弄得极,瘙抠着缓解,一股无力的痉挛直击后脑。“噗呲,噗嗤”溅落,整个腿心都乎乎的,那里尤其酸麻,像是要被坏一样,都要木了!

 道紧缩,沉静姝眼皮上翻,死!不行了…她,要去了…李衿却又加了一手指,狠狠撑开口,干沉静姝的小,扯得往外翻。

 “卿卿,”李衿还有意逗沉静姝“我干得,可比那些郎君的多了?”三指奋力深,直捣,顷刻之间几百,只把沉静姝弄得!窗外声阵阵,沉静姝脑子一白,里猛烈的痉挛,李衿捏她的软,把手指一,迅速解了她的道。

 “啊哈…”一声,下腹如!李衿却又把双指堵进里,指头勾起,对着某处狠狠地刺内酥麻律动,突然又觉得前头道酸意难耐,沉静姝羞难当,奋力想忍住。

 “卿卿,撒出来…”指腹更加在那点上磨蹭,李衿非要她出来不可,刺持续不断!高哪里能憋得住,沉静姝酸难当,只觉平的那处要把不住了决堤了!好羞啊,可是…“乖,撒出来就舒服了…”  M.ttHH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