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少年阿滨 下章
第1章 快速解开裤头
 阿宾的高中成绩并不理想,但是必竟也给他考上了台北附近一所私立专校。开学之前,他考虑到每天通车恐怕太过于辛苦,于是就在学校旁边租了间学生房,只在周末假,才回家看看妈妈。

 他所租的是专门分租给学生的一层楼,在旧公寓六楼顶木板加盖的小违建,一共有六个房间,共用一套卫浴设备和一小间厨房,外头屋顶还留有一小片阳台可以晒衣服。阿宾搬进去的时候,还要五六天才开学,也不知道其他房间住的是什么人。

 房东夫妇姓胡,就住在下面的六楼,夫妇俩都上班,年纪不大,约莫卅岁出头,结婚几年,有二个小孩四岁和五岁,平时白天带去给褓母,晚上下班才又接回来,是正常的上班族生活。

 阿宾搬进去的第三天,大致房间已经整理好,中午时分,想要出去吃个简单的中餐。老式的公寓可不会设有电梯,必须要走楼梯。当他下过六楼还不到五楼时,听到房东的大门打开,房东太太正开门走出来。

 “胡太太,今天没上班啊?”阿宾随口问道。胡太太因为公司有一些年假是早就已经排定的,不休白不休,所以今天放假在家。事实上她是因为不用上班,因而睡到现在才起,也正打算出去吃个饭,刚好和阿宾相遇。

 “是啊,小弟你要出去吗?”她见阿宾是个学生,就叫他小弟。“我要去吃饭,你呢?”“我也是,隔街有家快餐店不错,一起去吃好不好啊?”胡太太十分亲切。

 “好啊!”阿宾答道。两人来到餐店,各自点了午餐,一边吃一边闲聊,慢慢的捻起来,胡太太生得并不是很美。

 但也不算难看,身材中等,不是阿宾最垂研涎的丰型的女人。她今天穿着一件舒服轻松的连身T恤,约在膝上十公分,出来不多不少的白皙腿部。

 快餐店桌子不大,两人靠桌角边90度坐着,有时胡太太叠起大腿,引得阿宾忍不住会偷偷的窥视。

 胡太太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,脂粉未施,笑起来倒也甜美,吃着餐点饮料时,齿舌的动作都美美的,阿宾暗自私忖着:“小家碧玉也有其可人之处。”

 午餐完毕,两人走回公寓,就在大门口碰巧邮车送来一件胡家的包裹,体绩不大却颇有一点重量。胡太太赶忙跑上楼去取印章,阿宾接过包裹和邮差在楼下等着,一趟六层楼来回,直累得她呼呼的。

 邮差走后,她一边气一边笑着说:“小弟,你看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这包裹你帮我拿上去好吗?”阿宾当然没有问题,两人走到五楼时,胡太太小跑步上六楼,打算先去开门。

 阿宾在她上楼时,趁机抬头看去,见到胡太太T恤裙内穿得是一件小巧的白色内,小得在她跑动时,出大半圆实的股,那股虽然不大。

 但型美满坚实,阿宾视觉受到了刺,心儿蹦蹦的跳着,上到了六楼,阿宾把包裹放在客厅,胡太太连声道谢。阿宾看已经没事,正想找些话题,却听到胡太太问:“小弟,你下午有没有什么事啊?”

 阿宾想了想,说:“还没开学,倒没什么事。”“是这样,我想反正今天都在家,想整理整理家里、扫除一下,有些家俱太重,想请你一起帮忙,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了。”

 阿宾对着这个亲切的房东太太也很有好感,反正没事,就答应了,俩人忙碌的整理起来,还真不轻松,天气又热,两三个小时下来,大汗淋漓,虽然有冷气机,但是阿宾还是受不了的去了上衣。好不容易大致就叙,已经三点半多了。

 胡太太从冰箱取出两瓶可乐,和阿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,两人相视而笑。“谢谢你了,小弟,待会儿我请你去吃牛排好了。”胡太太说。“好啊。但是你先生呢?”

 “他今天加班,要到八点多接完孩子才会回来…对了!”胡太太忽然想起了什么事,她说,“厨房壁橱上面有一台电炉好久没用了,再麻烦你去帮我拿下来好吗?”

 阿宾走到厨房,架起人字梯,在壁橱上东翻西翻的,说:“房东太太,没有看见电炉…你这上面还真…”“那你下来帮我扶梯,我来找找看,难道放在别的地方忘了?”她一边说着。

 一边爬上人字梯,阿宾抬头望去,又再一次见到她裙底的春光,这次看得又近又明白。那小巧浑圆的股上,穿着一件白色丝质的高三角,衬托出部的翘,因为T恤宽松,虽然往上并没能再看到房,但是那情景和半也差不多。

 偶而,胡太太为了翻动远一点的东西,一只脚略为抬起,只用另一只脚站在人字梯上,这让阿宾更清楚地看到卜卜的私处,在白色丝布的紧裹下,更显得惑动人,阿宾看得巴像怒蛙一样的起了。

 “唉…真的没有…”她在上面找了许久,让阿宾看了个够。“小弟…”一低头,本来想要说什么,却发现阿宾正在注视自己的裙底,她自然知到春光外,连忙爬下楼梯,对阿宾瞋道:“小鬼…你不乖哦!”阿宾看见房东太太不是很生气,笑着抱歉说:“对不起,但是…实在忍不住会看…”

 胡太太闻言,故意作出生气的表情瞪他,他又说:“但是…真的很好看…”胡太太好气又好笑,“噗嗤!”一声,笑骂说:“下次再这样没有规矩,我可真的生气了。”

 阿宾心想,这胡太太的脾气真是温和到了极点,只是中硬的大巴不知如何是好,其实胡太太也发现了他身体的反应,她假装不知,转身又走回客厅。“赶快来!可乐都要退凉了。”

 她催促阿宾。阿宾回到客厅,两人突然没了话题。他左思右想,规划手段,灵机一动,伸展臂说:“还真累,胡太太你累不累?”“当然累啊,尤其肩膀好酸啊!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轻捶自己的肩头。

 “来,我来帮你捶捶好了。”阿宾说着。而且磨拳擦掌,跃跃试起来,胡太太颇有戒心,说:“好是好,你可不能来哦!”

 “放心!”他口是心非,双手已握好空拳,轻轻的在胡太太双肩上捶动。胡太太乐得阖上双眼,阿宾捶了一会儿,改成拿捏的方式,胡太太索伏趴在沙发上,享受阿宾殷勤的服务。

 阿宾捏着捏着,发现胡太太逐渐呼吸平缓,似乎正沉沉的睡去。于是他轻唤道:“房东太太…”阿宾见她没有反应,就偷偷的将手掌移离开肩膀,轻轻往背游动。

 胡太太仍然一动不动,他更大着胆子,重点全部转移到部和大腿,不客气的捏起来,也许是真的很舒服的缘故,胡太太上身依然俯卧,下身却突然将左腿弓起,让自己趴得更舒适一点。

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阿宾一跳,见她又不动了,才放心继续他的轻薄。胡太太的改变姿式,可乐了阿宾,他因此又可以一俯头便看见她的内。阿宾偷偷的起她的裙摆,整个部就都显出来了。

 那小巧浑圆的线条,紧绷的白色三角,阿宾哪里还在按摩,他只是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。摸着摸着,手指不安的从腿之间去轻触过去那神秘之处,只觉得肥肥的、的、热热的、的。

 手指头在丝布外按柔了一会儿之后,他大胆扳动胡太太那弓起的左腿,将她翻了个身,这时候胡太太上身虽然衣杉整齐,腹以下却已是完全不设防。阿宾自顾自的进行他的动作,先用左手食指开她私处丝布,右手食指中指便直接侵入三角内,按住蕾轻轻动。

 他觉得胡太太好像在偷偷的发抖,不一会儿阵阵的水汨汨出,弄得白色三角就快变成了透明。阿宾索将心一横,左手把拉得更开,俯下头去,嘴巴凑上小,放肆的舐起来。

 “啊…不要啊…”胡太太再也装睡不了,叫出声来了,阿宾也不理她,继续弄着,舌尖不时的逗弄那感的蒂。她双手不自主的按住阿宾的头,股轻轻扭动:“唉呀…舒服…好舒服啊…”

 胡太太水阵阵,人舒服得直发颤抖,美意波波涌向心头:“好小弟…好舒服啊…要…要丢了…丢了…丢了…”一股水直冲而出,得椅套上淋淋的。

 阿宾放开了她的小,转身过来搂起胡太太。她浑身娇软,媚眼如丝,骂着说:“坏小弟…你…欺负我…”“好姐姐,你舒服吗?”“才不告诉你,你干麻叫我姐姐,谁让你叫我姐姐了?”这胡太太虽然并不明动人。

 但是就是有一股温柔的娇态,这时高过了还发起嗲来,惹得阿宾大乐。他说:“你不是一直唤我小弟吗?我当然叫你姐姐啰。”

 胡太太故意偏过头去,说:“哼!,坏孩子!”阿宾更乐了,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我不只要当你的小弟,我还要你叫我哥哥。”胡太太羞得满脸通红,啐道:“你这小鬼,凭什么要我叫你哥哥?”

 阿宾放开胡太太,站直身体,快速的解开头,掏出又硬又又长的大巴,直晃晃的到胡太太面前,离她鼻尖不到一公分,说:“凭这个!”

 胡太太当场看的傻了,天哪!好大巴啊!真令她目瞪口呆,最糟糕的是从那里所传来男特有的气息,让她直感到一阵晕眩。好像被催了眠一般,呆呆的看着大巴,口轻轻的叫道:“好哥哥!”  M.tTHhXs.COm
上章 少年阿滨 下章